平顶山新闻:我与新中国一起成长|柴秀堂:和新中国同一天生日

更新时间:2019-07-17 07:24:43    来源:
分享:

柴秀堂和老伴儿在翻看老照片

    □平顶山晚报记者 牛超 文/图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当天,在舞钢市枣林乡邵庄村,柴秀堂出生。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他和新中国一起成长,见证了新中国的发展历程。7月10日,在卫东区建设路街道神马社区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记者见到了柴秀堂,听他讲述70年来身边的变化。

    家电产品走入百姓家

    柴秀堂家住湛北路东段帘子布厂三角区家属院西院。7月10日,记者见到他时,他刚从湛河堤上散步回来。

    柴秀堂兄妹7人,他是老大。1970年,他高中毕业,在老家当了几年小学老师。1974年,被推荐到郑州大学化学系学习。1977年,他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原市树脂厂技术科当技术员。

    1978年,我市筹建帘子布厂,柴秀堂调到帘子布厂。“当时,开源路叫平马路,建设路就修到开源路,再向东就没路了。筹建帘子布厂后,建设路才开始向东修。”柴秀堂至今还清楚地记着帘子布厂建厂时的厂区大小,“东西长785米,南北长625米”。

    1981年,帘子布厂建成投产。“它主要生产的是汽车轮胎的骨架——锦纶66。当时,我国还没有这样的技术和设备。所有的生产设备都是日本进口的,包括机器上的铁钉都是进口的……”柴秀堂回忆,为了学习锦纶66的生产技术,在帘子布厂建成投产前,厂里分批派业务骨干去日本学习。1980年,他作为第一批业务骨干被派到日本学习3个月。

    “当时,我国的经济还在起步、复苏阶段,市场上的物资品种比较单一,衣服多是黑、白、灰,花色也不多,偶尔有个亮色就是的确良的红白格或蓝白格。”柴秀堂说,他记得刚到日本时,第一感觉是“眼花缭乱”。“城市发达是一个方面,物资也丰富,不论男女,穿的衣服都很花,很时髦。”

    3个月后,柴秀堂从日本学习回来,带回来一台12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这在当时我居住的家属院引起不小的‘轰动’。”柴秀堂回忆,当时,在国内购买家电产品要凭票,所以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电视机是个很稀罕的东西。“那时,没有有线电视,更别说什么网络电视,收看电视节目全靠一根天线,能收看的也就中央电视台等几个台。虽然画面也不清晰,但仍挡不住院里的男女老少以各种理由来家里看电视,一到晚上,家里就热闹得很。”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随着我国经济和科技的发展,家电产品也开始普及,电视、洗衣机、冰箱、电风扇、空调等电器走入老百姓家,而且智能化程度也越来越高。就说电视吧,现在不仅有有线电视、网络电视,而且能看到的电视台也越来越多,还能回播,甚至有家庭影院,这在以前都是想都没想过的事……”

    居住环境变化很大

    从日本回来后,柴秀堂被分到帘子布厂原丝车间任代班长,负责向一线工人传授操作技术。紧接着,他出任工段长、车间副主任、车间主任。1987年,任帘子布厂政策研究室主任。1991年,帘子布厂兼并市印染厂,更名为帘子布厂五分厂,柴秀堂任厂长。1995年初,柴秀堂回到帘子布厂发展部当部长。2000年任帘子布厂材料公司总经理,后又任地毯丝厂总经理。2003年内退后,柴秀堂被厦门、杭州等地的企业聘用。2016年,因身体原因,柴秀堂回到平顶山。

    “记得当时产品生产出来后,因为质量好、性价比高,销售异常火爆。全国各地的业务员都是拿着现金到厂里排队买产品。”柴秀堂回忆,他的工资也由最初的46元,开始慢慢上涨,“记得1988年前后,我的工资都拿到了500多元。”与此同时,因为工作原因,柴秀堂也经常国内国外跑,“国内几乎跑遍了,国外也去了不少地方,法国、英国、比利时、瑞士等都去过。”

    尽管去过很多地方,但柴秀堂还是愿意待在鹰城。他说,现在鹰城的居住环境是越来越好了,越来越适宜居住了。

    柴秀堂回忆,1977年,他大学毕业后来到平顶山,乘车路过平煤神马集团八矿,刚好遇到大风天气,“路边没有绿化,也很少有树。很多路都是土路,一起风,沙土满天飞,啥也看不到。”柴秀堂说,当时,矿区的煤矸石还是露天堆放,形成矸石山,遇到刮大风的天气,“那场面真是难以形容”。

    后来,矿区对矸石山进行了治理和绿化。市区的道路也进行了修复、硬化和绿化,“现在矸石山不见了,城区的绿化也越来越好了,道路四通八达,而且很宽阔,树也多了、游园也多了,环境是越来越美了。”柴秀堂说,他现在每天都习惯到湛河边转转。

    “和以前相比,湛河的变化特别巨大,就像丑小鸭变白天鹅一样。以前,我们在原市树脂厂附近住,新华路还没修通,河堤上是成片的荒草、泥泞的小路,也不通公交车,我老伴儿每天骑着自行车沿湛河堤上的一条小土路上班,非常不便。现在,湛河堤上,步步是景,公交车也通到家门口,去哪儿都方便。”

    每年和共和国一起过生日

    因为和新中国同一天生日,所以柴秀堂的生日总是被家人、亲戚记得。

    “每年都要过生日的,尤其是孩子记得特别清,总是提前都安排好了。有时,在外地的亲戚也会赶回来一起庆祝。”柴秀堂说,对于今年的生日,女儿很早就说要好好庆祝庆祝,毕竟是七十大寿。

    此外,他和老伴儿也有个计划,准备天凉快时,到北京、三亚、大连等地转转,看望一些亲戚、老朋友。

    “现在交通很发达,想去哪儿、想买啥都很方便,我很知足,也感到很幸福。”柴秀堂说。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年,本报《我与新中国一起成长》专栏继续征集新闻人物:生于1949年10月1日或10月份的新中国各行各业的建设者,邀您讲述与新中国一起成长的故事,希望通过您追求幸福生活的成长历程和奋斗故事,生动展示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省经济社会各领域的发展变化和辉煌成就。

    如果您是晚报正在寻找的市民,请通过以下方式联系我们:拨打晚报热线4940000或发微信至“平顶山晚报”官方微信公众号。如果您的父辈或祖辈是我们要找的人,也请通过上述方式为晚报提供人物线索。

秒懂球 http://www.miaodongqiu.com
图文关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