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市私人跑运输第一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23:17:48    来源:
分享:

    从货车司机到文艺骨干,这两个似乎相差甚远的身份却在66岁的宝丰农民贾滚子身上得到了统一。如今常被提及的跨界,三四十年前就被他实践了一把。贾滚子有股韧劲儿,什么事都争取做到极致。当年,敢想敢做的他率先私人买车跑运输;如今年纪大了,他也没闲着,在曲艺创作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8月1日上午,记者在宝丰县张八桥镇张八桥村避险安置房项目指挥部见到了贾滚子。他个头儿不高,黑瘦中透着精干。提起这些年的起起落落,贾滚子笑着说,自己就是不能闲着,爱折腾。

    □平顶山晚报记者 李科学 实习生 张畅/文 彭程/图

    运煤掘得第一桶金

    贾滚子是宝丰县张八桥镇张八桥村人,全村只有这一家姓贾的,独门独户。不同于平常的庄户人家,贾滚子在宝丰县林业中学读过书,1970年又读了一年高中,还当过河南日报的通讯员。十八九岁,贾滚子就当上了村里的生产队长。

    “我们队是个三类队,非常贫困。”贾滚子刚当生产队长时,10个工分值9分钱;当队长5年后,10个工分合到5角钱。

    贾滚子头脑灵活,经商天赋在这时就已初露端倪。生产队有烧陶瓷的窑,他让村民们买架子车,把烧好的瓷器拉到漯河等地去卖,虽然当时不被许可,但上面也都睁只眼闭只眼。挣到了钱,村民们心里是服气的。后来,贾滚子到宝丰县煤炭工业局上班,第二年结婚有了孩子,又回到张八桥公社水泥厂。“当时一个月工资四十五六元,我嫌少。房子啥时候才能盖起来呢?”

    1979年,改革开放政策开始实行,平顶山还没有跑货运的。贾滚子跑到当时四矿的刨花铁厂,看中了一个扔在那里的简易四轮车,但需要1000元钱。他把家里的缝纫机、红旗自行车都卖了,又找亲戚借,终于凑足钱把车开了回来,准备大干一场。

    张八桥村产煤,贾滚子用车将煤从张八桥村拉到杨庄火车站,挣个运费。他一次装3吨煤,来回一趟40分钟,一天能拉16车。“一吨运费2块钱,一车才挣6块钱。”趁着年轻能吃苦,贾滚子自己一个人装卸,一天能挣将近100元。

    由于对政策认识不清,没干多久,张八桥公社来了人,说这是“资本主义倾向”,罚款2000元。贾滚子不敢跑了,车也卖了。

    买货车致富

    改革开放提倡先富带后富,贾滚子的心又活起来。1980年下半年,他又买了一辆大拖拉机准备跑运输。鉴于之前被罚的经历,他说“要没有胆量还真不敢干。”父亲很不赞同:“还没吃够亏?老老实实一个月几十块钱工资,还不够?”

    但贾滚子不这样想。他买了台小电视看新闻,对政策动向很敏感。之前他也没闲着,想了不少赚钱的门路:到上海以每双5分的价格批发丝光袜子,回来卖一角;卖变蛋,每个赚2分……养猪、种树,零零碎碎存了些钱。

    这次买的是一辆上海50拖拉机,也是二手的。“主要往豫东、豫南送生活用煤,许昌毛巾厂就是个大户。”哪个矿便宜,贾滚子就从哪个矿拉煤,运到许昌毛巾厂,却不提钱的事儿。这样过了一个多月,对方很疑惑:别人拉来煤就要结账,这个送煤的孩儿为啥不要钱?找贾滚子问个究竟,贾滚子一笑,说给我点床单吧。

    当时正处于计划经济时代,一张床单需要布票和10元钱,没有布票,有钱也买不到。毛巾厂按每张床单8.5元给贾滚子抵煤款,一吨煤差不多能换3张床单。贾滚子把床单拉到鲁山换砖,一张床单换一垛200块砖;煤矿建设急需大量砖,砖再拉回宝丰,按每垛13.5元的价格卸给煤矿。“煤销了,煤矿买砖不用掏现钱,我也有赚头。”贾滚子笑着说。

    同样地,他从宝丰买煤运到安徽阜南,15天里跑了14趟。“三斤煤换一斤粉条;粉条再拉到鲁山,一斤粉条换三斤玉米。”相当于一斤煤换一斤玉米。当时一斤玉米是1角6分钱,按照每吨26元的煤价算,转一圈就赚了10倍多。就这样,贾滚子跑遍了沈丘、林县、项城、新乡等地。还清贷款后,他继续扩大规模,1982年已有3台拖拉机同时跑货运。

风向标新闻 http://www.chinalinshi.cn

资讯精选

图文关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