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好看病,我好好学习

更新时间:2018-08-07 17:34:23    来源:
分享:

郑光泽在做家教的同时,还帮忙做家务,减轻父亲的负担。

    考生姓名:郑光泽

    高考分数:661分(理科)

    毕业院校:市一中

    录取院校:同济大学

    □平顶山晚报记者 杨岸萌/文 李英平/图

    三年前,中招考试前夕,母亲被查出患了癌症,一家人瞒着他,他以全市第一名的成绩被市一中录取;三年后,高考完别人在放松的时候,他依然紧绷着心,担心母亲的病情。

    8月3日,记者先后来到市区水库路中段中铁物资平顶山轨枕有限公司家属院和解放军152医院,见到了郑光泽和他的父母。

    母亲:“要不是害怕影响孩子,我早就放弃了”

    在中铁物资平顶山轨枕有限公司家属院大门口,乘凉的闫国庆听说记者要找郑光泽,热情带路:“我是他们的老邻居了,看着他长大,孩子是好孩子,学习勤奋,还有礼貌,就是因为他妈这病,家里花空了。”

    闫国庆敲开郑家的门,郑光泽连忙叫伯伯,进屋后赶紧让座,开风扇,倒热水,十分有礼貌。与记者采访前想象的不同,他的性格非但不沉郁,看上去还很阳光。

    郑家是两室一厅的房子,客厅只有四五平方米,高低不平的旧沙发已看不出原色,灰迹斑斑的墙上却点缀着鲜花和葡萄,郑光泽说这是母亲没生病前弄的,这几年没空管,都落满了灰。

    郑光泽的父亲郑善武是中铁物资平顶山轨枕有限公司的职工,母亲朱桂霞来自许昌农村,一直没有工作。郑光泽说,母亲是2015年5月份确诊患了卵巢癌,他高一上学期才知道:“开始是不想影响我中招考试,没说;后来又想着我才上高中,害怕我不适应,没说;直到感觉我适应得差不多了,病情也不能再拖,才告诉我。”

    在解放军152医院肿瘤血液科的病房里,朱桂霞正在输液,郑善武陪护在旁。

    “十几年前,我们公司效益好,工人工资高,我的工资加上我父亲的退休工资,家里收入还行。”郑善武说,儿子2000年出生,2006年父亲中风留下偏瘫后遗症,卧床不起需要专人照顾。“她(朱桂霞)一开始照顾孩子,后来照顾父亲,一直没有出去干过活。”

    “我们家的房子是我父亲上班时分的,太小了不够住,我们这么多年来一直很节俭,一方面是为了给孩子攒学费,另外也想再买一套房子。手里最多时存了有二十来万。”郑善武说,2016年父亲生病去世花去一部分,妻子病了三年,花了30多万元,家里的积蓄花光了不说,还向亲戚们借了十来万。“为了照顾妻子,我办理了内退。我们公司现在效益不是很好,内退之后,每个月只有1200元工资。”

    “要不是害怕影响到孩子,我早就放弃治疗了。”朱桂霞擦着眼泪说,儿子很担心她,他们就约定好:儿子要好好学习,她会好好看病。

    “我看病,把孩子的学费都花光了,我们当父母的怎么这么失败呢?”朱桂霞说着泪流满面。

风向标新闻 http://www.chinalinshi.cn
图文关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