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打抱犊寨,几多烽烟几多壮烈

更新时间:2017-12-06 11:24:38    来源:
分享:

enorth cms news protect start--> image template start -->

image template end-->enorth cms news protect end-->  解放抱犊寨陈列馆内景

  ●名称:解放抱犊寨陈列馆

  ●地点:栾川县三川镇火神庙村

  ●意义:介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我党领导的部队解放抱犊寨的英雄事迹

  核心提示

  近日,记者来到位于栾川县三川镇火神庙村的解放抱犊寨陈列馆,在这个洛阳市中共党史教育基地里,重温我军解放抱犊寨的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

  了解

  三次浴血奋战,抱犊寨终于解放

  近日,记者从市区出发,驱车200多公里,历时4个多小时才赶到火神庙村,这里有座抱犊山,海拔1803米。

  2014年,火神庙村抱犊寨和我市另外三个村落一起入选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这里曾发生过我军解放抱犊寨的故事。

  在栾川县抱犊寨旅游景区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杜开展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位于景区东门的解放抱犊寨陈列馆。陈列馆里挂了一块匾,该匾是当年参与解放抱犊寨战斗的一些老战士送的。2006年,抱犊寨景区对外开放的时候,这些老战士曾经被从全国各地邀请而来,回到当年他们战斗过的地方。

  杜开展说,该陈列馆占地面积1000平方米,2014年8月1日对外开放,展出实物300余件,主要为“三打抱犊寨”时的枪械、军刀、电台、炮弹和一些文件资料等。

  该陈列馆分三个展厅,第一展厅主题为“共和国不会忘记”,以“三打抱犊寨”参战人员的介绍和部分烈士名单、照片的展示等为主;第二展厅主题为“浴血奋战”,介绍“三打抱犊寨”战斗过程及部分英烈的感人事迹;第三展厅主题为“抱犊丰碑永存”。

  根据该陈列馆的资料,记者了解到,抱犊寨原是附近富户躲避战乱的地方,后来变成了土匪窝。

  从1946年到1948年,我军曾三次发动了解放抱犊寨的战斗。1948年秋,在栾川当地群众的支持下,我军指战员浴血奋战,终于解放抱犊寨。

enorth cms news protect start--> image template start -->

image template end-->enorth cms news protect end-->陈正仁(右)向记者介绍解放抱犊寨的那段历史

  讲述

  回忆起战火纷飞的岁月,亲历过的老人泪眼婆娑

  在火神庙村,记者见到了80岁的陈正仁老人。我军最后一次攻打抱犊寨时,虽然他还是个孩子,但69年前那段经历,他仍历历在目。

  老人说,在兄弟五人中,他最小。1947年,他的大哥和三哥被抓到抱犊寨当壮丁,他因年纪小才逃过一劫。后来,为了躲避战乱,逃出抱犊寨的大哥带着儿女远走卢氏,再也没有回来。他的三哥在抱犊寨解放后,捡回了一条命。

  “攻打抱犊寨的战士哪儿的人都有,有四川的、山西的、云南的、山东的,还有河北的。”老人说,这些战士对当地老百姓很好,看到他家没有吃的,就把随身带的干粮分给他的奶奶。“有战士说:‘老太太,把干粮给你家的小鬼吃吧’。”老人说。

  老人说,攻打抱犊寨时,战士伤亡的不少。“几十年过去了,那段往事,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太平的天下是他们用血换来的啊。”讲到这里,老人已是泪眼婆娑。

  在抱犊寨解放的第二天,陈正仁让奶奶带着他上了抱犊寨,那是他生平第一次上抱犊寨。后来,寨子的田地分给了村民,陈正仁家分的也有。在此后的几十年里,村民在田里耕作时,会时不时捡到战斗后遗留的手榴弹、弹壳等,可见当时战斗之惨烈。

  杜开展说,村里见证过那段历史的老人越来越少,该陈列馆会把老人们能回忆起的历史片段记录下来,让更多人了解。

enorth cms news protect start--> image template start -->

image template end-->enorth cms news protect end-->解放抱犊寨陈列馆大门

  点评

  来自洛阳师范学院的社会学者安锋说,抱犊寨不仅是一个景区,更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解放抱犊寨陈列馆作为洛阳市中共党史教育基地,广大党员在这里不仅能了解解放抱犊寨的那段历史,还能让大家更加深刻地意识到,今天的美好生活来之不易。无论在任何时期,革命先烈的精神都值得大家学习,只有这样才能“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感言

  洛阳旅游学校教师高燕说,她去过抱犊寨,了解了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回来后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作为一名教师,同时也是一名党员,她深刻认识到,现在的幸福生活是无数革命先烈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在教学和生活中,每当遇到困难,她总能想到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的故事,这给了自己无穷的动力。(洛阳晚报记者 李砺瑾/文 杜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