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新闻:【寻访大运河文化带·汴梁晚报文化中国万里行】曾观运河难为水 除去汴梁总是村

更新时间:2019-07-17 11:14:29    来源:
分享:

全媒体记者 卢浩然

“京以汴名”

古代王朝开国,选址都城时,必先勘察地形与水文。昔春秋吴王闻托伍子胥“相土尝水”,建造简闻城,以水观城。管仲曾有高论:“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勿近阜而水用足,下勿近水而沟防省。”

在历代王朝都城中,开封因水而兴,因水而盛。人们称呼开封,多以 “汴”字名之,曰“汴梁”,又曰“汴京”。

史载开封地,“北周改梁州置,治所在浚仪(今开封)。五代梁建都于此,升为开封府。五代晋、汉、周以及北宋也以为都,常称汴梁,又称汴京”。

在《集韵》中,“汴”同水,又州名。《韵会》云:“秦属三川郡,汉为陈留郡,东魏置梁州,后周改为汴州,宋为京师。”

而汴之由来,与汴河、大运河有莫大的关系。“汴,水名,在陈留”。“汴”字,来源于汴河。北宋重臣张洎关论汴河,有云:“汴水横亘中国,首承大河,漕引江湖,利尽南海,半天下之财赋,并山泽之百货,悉由此路而进。”宋代张方平也有此论:“国家于漕事,至急至重。京,大也;师,众也。大众所聚,故谓之京师。有食则京师可立,汴河废则大众不可聚。汴河之于京城,乃是建国之本,非可与区区沟洫水利同言也。”

“汴河之于京城,乃是建国之本”,这一论断,在当时就已成共识。

运河遗珍

隋唐大运河是世界上最长的人工河,它和长城一样是中国人所创造的古代工程奇迹。大运河的开凿促进了我国南北经济交流,对运河沿线甚至全国的经济发展、促进民族团结与国家的统一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随着运河区域经济的繁荣,带动了一大批运河城市的勃兴。隋唐之长安、洛阳,北宋之开封,南宋之杭州,元明清之北京,俱是因临大河而成都,成为运河区域经济乃至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然而北宋经靖康之变后,王朝重心南移。其后700年间,黄河南泛,夺淮入海,河水泥沙沉积,造成隋唐大运河部分水道不通,甚至废弃。但由于历史上开封水运发达,大运河开封境故道内存留下大量历史文物,北宋东京城遗址、汴河遗址北宋东京城段和开封城墙是其中的代表。

北宋东京城遗址

开封是国务院首批公布的24座历史文化名城和我国八大古都之一,素有“八朝都会”之称,迄今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尤其是北宋时期,作为当时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名副其实的国际性大都会,“人口逾百万,货物集南北”,有着“汴京富丽天下无”的美誉。

北宋之时东京城是当时全国最大的城市,也是当时世界上规模较大、人口较多的城市。

北宋东京城遗址位于开封市区及其周边。东京城又称汴京,始建于后周显德三年(公元956年),北宋定都于此后,多次修筑。北宋东京城“汴河、金水河、五丈河、蔡河等四水贯都”,被开国皇帝赵匡胤称为“四条玉带”。城内33座桥梁为市民出行带来便利,城市依运河而兴,“河兴则城兴”。北宋东京城的东水门、西水门、东角子门、西角子门等遗址为研究汴河走向以及北宋东京城与汴河的关系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北宋东京城遗址分布在开封城及城外四周,现距地表6米至8米,是一座东西略短、南北稍长的长方形城池,由外向内依次建筑为外城、内城和宫城三重城墙。北宋东京城在中国城市建筑发展史上起着承先启后的作用,对研究中世纪中国都城发展史和古代黄河水患、桥梁建筑和开封的演变具有重要的价值。

北宋东京城作为运河城镇的杰出代表,她的开放性、统一性、包容性正是运河文化的直接体现,也是宋文化的重要承载。历史上曾多次遭受战乱破坏。明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九月,“贼决黄河灌城,城破”。李自成利用泛滥的洪水,攻陷开封。自此故城大部被泥沙深埋地下,仅余外城残基址。清道光二十一年(公元1841年)黄河决口,外城残基址复被淤没。

1981年,省文物研究所和开封博物馆联合组成开封宋城考古队,进行了多次调查、钻探和发掘,初步揭示出东京城遗址的面貌。198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开封北宋东京城遗址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6年,国家文物局印发了《大遗址保护“十三五”专项规划》,该规划是国家“十三五”时期全面推进大遗址保护的指导性文件,为妥善处理大遗址保护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问题作了引导和指导。该规划公布了“十三五”时期重要大遗址152处,开封北宋东京城遗址成功入选。

汴河遗址北宋东京城段

汴河始于战国魏惠王攻占大梁后开挖的鸿沟,隋时名通济渠,唐代又称广济渠,它沟通江淮,成为大运河的主干。北宋时称汴河,它东西横贯东京(开封)城,“首承大河,漕引江湖,利尽南海,半天下之财赋,并山泽之百货,悉由此路而进”,可以说汴河的漕运通畅与否维系着东京城的繁盛与衰落。金元战争后被黄河吞没,至今淹没在开封城下6米~11米处。汴河(也称为通济渠)作为大运河通济渠部分,在中国历史上起到了推动区域发展的巨大作用,尤其对于横跨汴河两岸的开封来说,隋唐至宋的汴河,其漕运畅通与否,直接关乎着开封的繁盛与衰落,有“汴河通、开封兴”之称。

开封城墙

开封城墙是国务院确定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周长14.4公里,为目前我国第二大古代城垣建筑,其历史遗存相对完整。城墙之下叠压着5层古城墙,其城池分别为元代汴梁城、金汴京城、北宋东京里城、五代东京城、唐代汴州城,叠压层次之多、规模之大在中国五千年文明史上是少有的,在世界考古史和都城史中也是罕见的。开封城墙基址千余年来未有偏移,作为北宋东京城内城的延续,古代汴河穿城而过,且现仍保存有汴河遗迹,与大运河的关联性很强。作为北宋东京城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汴河共同见证了北宋东京城的繁华与衰落,对于研究中国古代城市发展史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和学术意义。

“无情汴水自东流”

宋人柴宗庆论开封,有“曾观大海难为水,除去梁园总是村”的诗句。宋人刘子翚曾作《汴京纪事二十首》,其五曰:

联翩漕舸入神州,梁主经营摇宋休。一自胡儿来饮马,春波惟见断冰流。

文人苏东坡1084年(元丰七年)冬,在高邮会秦观,于淮上饮别填词。词中有“无情汴水自东流”的感慨。其词曰:

波声拍枕长淮晓,隙月窥人小。无情汴水自东流,只载一船离恨向西州。

竹溪花浦曾同醉,酒味多于泪。谁教风鉴在尘埃?酝造一场烦恼送人来!

秒懂球 http://www.miaodongqiu.com
图文关注排行榜